您当前的位置 : 加网 >> 你的故事
去国不忘故里牵两地情 —记安省勋章获得者著名社会活动家伍卓生
    2018/07/03 01:24    王燕云

  2006年12月20日下午,闪光灯聚焦在安大略省议会,安省省督巴特曼将代表着安省最高荣誉的安省勋章颁给28位来自不同领域的杰出人士,其中唯一的华裔伍卓生更是引人注目。当他佩带勋章的瞬间,闪闪烁烁的灯光交织出他绚丽人生的彩虹。

  伍卓生在社区享有盛誉,人们总喜欢将他的名字与德高望重连在一起,以示对他的敬重。他活跃于华人社团与主流社会之间,无私奉献几十年,却淡泊名利。然而,对这次获得的殊荣他却深感欣慰。他说,在获得勋章的28位人中,他是唯一被强调在促进加中两国友好中所发挥的桥梁作用。受勋仪式结束后,很多人特意走过来,羡慕地向他询问中国的事情,托他帮助介绍与中国的关系。伍先生表示,华人在海外生活,与祖裔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生生息息割舍不断,发展所居国与祖裔国的友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伍卓生是第三代移民,他一家三代的移民奋斗史,是华人移居北美生活的典型缩影。伍先生祖籍广东台山海宴,他的祖父伍颐鹤是第一代移民。伍颐鹤在家乡做屠夫,每天披星戴月赶路,走乡串户去杀猪,只赚两毛钱,他不满足这种不贫不富的生活,在1895年交了50元的人头税,告别妻小,随着到北美“金山”淘金的队伍,来到加拿大。那时候,北美铁路已经竣工,祖父因为会杀猪,很快在落脚的温莎(Windsor)一间酒店厨房找了份杀猪的工作,每天挣一块钱加币。

  伍先生的父亲伍俭于是第二代移民。1902年他12岁时,藏身在一艘轮船的水箱里,漂洋过海来加拿大和父亲团聚,但是在日本横滨码头被当偷渡客抓起来送回家乡。两年以后,伍颐鹤替14岁的儿子交了500元的人头税,办了正式的手续来到加拿大。伍俭于在父亲工作的酒店,当了名送行李的小童。伍颐鹤从自己的经历中感到,若想在这个社会立足,一定要语言过关,他敦促儿子一边干活,一边上学。两年以后,伍俭于就可以跟当地的孩子一起读书了,并当上了酒店的领班。那时候,住在温莎的华人只有12个,多伦多也只有100左右的华人。华人在当时的社会微不足道,倍受歧视,他们只把这里当作谋生的地方,想着落叶归根,没有人买房子,大多是靠租房子生活,等赚了钱就回家乡买地建房子。伍颐鹤看到儿子伍俭于在加拿大能够自立地生活了,于1920年带着儿子回到阔别十几年的家乡,在为儿子主持了婚礼后,坚持留在家乡不再回来。新婚后的伍俭于只有拜别父母和新婚的妻子,独自踏上返加的旅途。伍先生说,台山人说的“放洋”,就是男人出去闯,女人留在家乡生儿育女,料理家务照看田地。出去的男人大概五六年回来探望家人一次,那时候旅费来回一次要数百元,而在餐馆的厨师,一年也就收入1000元左右。所以,伍先生说他的大哥比姐姐大6岁,而姐姐又比他大6岁,这是那时候华侨家庭典型的写照。

  伍俭于离开父亲独自挑摊创业,他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单薄,于是和几个堂兄弟一起开饭馆。堂兄弟们的英语不好,英语非常流利的伍俭于就负责打头阵,开一间新饭馆将堂兄弟培养出来,能独立挑摊儿撑起门面后,他就又到其他地方去开新店,那时候在温莎、多伦多、哈密尔顿、Sudbury等北部几个城市,伍氏兄弟经营的饭店很有名气。

  华人在海外受欺负,不仅仅是自身的力量薄弱,祖国贫瘠混战,列强宰割丧失主权,华人哪有尊严可言。华人要在海外有地位,祖国一定要强大。伍俭于身在海外,时时关注祖国的命运。早在1907年他17岁时,在多伦多聆听孙中山的演讲,年轻富有朝气的伍俭于,抱着一腔爱国热情,要跟孙中山一起回国革命,帮助祖国强大起来。孙中山看他年纪尚小,就鼓励他留下来多读一点书。人未归国,他留在加拿大协助孙中山筹款讨袁;中国抗战打日本时期,他将日本人残害中国人民的事实告诉这里的洋人朋友,筹款支援中国抗日;新中国成立后,他将辛苦劳作的积蓄捐给家乡,修建英甲学校;1998年2月25日,伍俭于仙逝,在睡梦中走完他108年的人生路,是当时加拿大最长寿的华人。他留下遗愿节俭办丧葬,将各界捐赠的一万多加元的帛金奠仪,全部捐给中国的希望工程,资助山西兴县的三所小学。

  父辈们爱国爱乡的传统,对伍卓生先生的影响至深。1947年加拿大政府取消歧视华人的排华法案后,伍俭于申请妻子和最小的儿子伍卓生来加拿大。这时候,20岁的伍卓生已经在广州大学读了两年的英文。他与母亲一起从广州经香港踏上了移民加拿大的路程。他们是加拿大自1923年后,经历过二次大战,第一批获准移民加国的申请者。

  伍先生说在香港见移民官获得签证后,花290多加币买了张船票,乘坐运载士兵的轮船,大概走了3个星期到达旧金山,然后改乘3天的火车抵达温哥华,从温哥华再坐3天的火车到了多伦多。

  比较父辈的移民生涯,作为第三代的伍卓生出来后,没有居住、生活与语言的压力。父亲告诉他说,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赚钱,做餐馆赚点小钱,衣食可以无忧,对家乡来的人也有些帮助,但是对社会不会有什么贡献。他鼓励儿子去读书,他说年轻人活着应该有些抱负,不要只自私地想到自己,有机会要去帮帮其他有需要帮助的人。

  在父亲的鼓励下,伍卓生落地后就申请到多伦多大学读书。书读了没一年,新中国成立了,领导新中国的是什么样的政府?人民的生活究竟怎么样?揣着这些疑问,带着两代人对故乡的关切,伍卓生又踏上了回乡的路。在家乡,他与中学相识的恋人结婚,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大哥。

  一年后,他和夫人带着刚刚满月的儿子伍思聪,再次回到加拿大和父亲团聚。要担起养家的责任,伍卓生留在了父亲的餐馆,从侍应到厨房杂工、厨师什么都做。这样的生活持续了6、7年,伍卓生想起父亲当年的嘱托,要干对社会有意义的工作,于是他和父亲商量,回到多伦多在怀雅逊大学读出版管理专业。

  1959年大学毕业,伍先生选择到多伦多大学出版社工作, 29岁的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当时他不知道多大出版社是加拿大第一大出版社,只求一份稳定的工作。在这里他一做就是28年,直到1987年退休,从最开始的作价评估,到质量监督、印刷厂厂长,最后做了出版社的总经理,主持出版了大批书籍,还分管与行业工会的谈判。

  那个年代,在多伦多的印刷、出版界中只有伍卓生一个华人,他很幸运没有遇见歧视的行为,他专注工作,像一个加拿大人那样在主流社会生活。

  生活远离唐人街,但是伍卓生没有离开同宗同族的故乡人。他一来加拿大就参加了伍氏公所,父亲当时是伍氏公所的主席,后来父亲年岁大了,很少出来参加公所活动,他就代替父亲参加活动,有什么事回来告诉他。那时候他在社区的活动仅限于同族人之间。

  70年代末,当时的多伦多市议员伊高顿(Arthur Eggleton)要竞选多伦多市长,伍卓生的一位同事要通过他找些华人支持,当时多伦多市还没有合并,七、八十万人口中华人仅有几万人。伊高顿赢得了选举,连续当了13年的市长,其中经历的四次竞选,伍卓生都是鼎立相助,从此以后他真正走向了社区,担当起华人社区与主流社会沟通的“大使”。

  伍先生说,帮助伊高顿竞选对我个人作用不大,只想到他当选后对促进加中两国友谊能起些作用。那时没想到他会参加联邦大选,但是多伦多和重庆市结成姊妹市肯定是受我的影响。伊高顿当选市长后,伍卓生积极促进多伦多市与重庆市结成姊妹市。1984年,伍卓生参加多伦多市代表团,随同伊高顿市长到重庆签署姊妹城市的协议;请来珍贵的大熊猫到加拿大展出……

  之后,伍卓生又帮助黄景培竞选成为安省首位华裔议员,在黄景培当上能源厅长到北京访问时,伍卓生以厅长顾问的身份随团访问,积极促进安省与江苏省结成姐妹省。

  就这样,伍卓生工作之余在社区里义务奉献。他说,这样做的切入点就是寻求加中两国之间的交往,两国友好能有实质性的互动,是我们华裔应该做的,感到有这样一种责任。我们生活在这里,就要以这里为家,主动去关心她、爱护她,要通过更多的活动,让更多的华人出来参政议政,走入主流社会中来,我就是有这个愿望。做这些我没有什么个人企图,我不需要通过这些去赚钱,名利都是过眼烟云,我从不看重这些,能为社会尽些力,能够做得到的事就努力去做。

  正是这一信念的支撑,伍卓生退休后全身心地投入到社区的建设发展中去,曾经担任了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全加华人联会共同主席、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副主席等多个社团的领导人,带领华人社区融入主流社会,享有很高的声誉,受到社会的敬重。

  在加国生活五十多年,如今伍卓生先生也做了祖父,儿孙们生活在主流社会,对故乡依然向父辈那样充满感情。经历了祖父辈的落叶归根,到如今一代的落叶生根,伍先生动情地说,无论我们在哪里生活,促进居住国与我们祖家——中国的友好往来,是我们每一个海外华人的责任。两国友好,才有我们海外华人真正的幸福。 (2006年12月30日)

  

采访札记:

  这篇专访发表于2006年底,是我采写伍卓生先生的第二篇文章。第一篇是在1999年10月,以伍先生做引子,写了加拿大华人华侨对新中国建国50周年发展建设做出的贡献。之后,又写了很多新老移民的故事。不专门写写伍先生,总象是缺了点儿什么,于是在2006年底,完成了这篇伍卓生自己的故事。

  伍卓生先生是我落地加拿大后结识的第一位称得上是社区领袖的前辈。来多伦多不到两个月,脚还没踩热这块土地,就加入了北京协会组织的为中国希望工程筹款活动的义工行列,在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接待上门的捐款者。这是来自中国大陆新移民组成的社团,首次在社区举行公益捐款活动,筹款目标十万加元。

  新移民社团做大型社会公益活动,离不开传统老侨团的支持和相助。那个时候,新移民社团很少,受语言和生活背景的影响,新移民社团基本上和传统的老侨团没有交集,还谈不上相互间的信任。伍先生当时在社区担任由27个传统社团组成的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全加华人联会(安大略区)共同主席,他虽然不是活动的直接主办方,却在这次筹款活动中运筹帷幄,融合着传统侨团对新成立的新移民社团的认知,动用他的社会资源和影响力筹款,并率先捐款。我是筹委会里会讲广东话的义工,协助伍先生跟进落实老侨团捐款事宜。

  很快,在新老移民社团的共同努力下,在全社会民众的热心支持下,希望工程捐款活动获得圆满成功。

  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伍先生作为社区领袖德高望重的风范,他身体力行地给我上了第一堂社区课,让我知道在加拿大有一个华人的大家庭,那就是“唐人街”,在这个家里,有这么一班像伍先生这样的侨领,率领侨团传承着唐人街守望相助的传统,他们为加拿大的社会文明与进步,为提高华人的社会地位,为促进加中友谊默默耕耘。

  我从心里敬重这位侨领,与伍先生结成了忘年交,伍先生这班侨领是我走进社区,服务侨社的榜样。

  今年伍先生已届88高龄,仍惦记着在故乡投资建养老院,让更多的老人安度晚年,乡音乡情之浓重,略见一斑。

  衷心祝愿伍先生健康长寿。


更多+
1   法国厨子在中国:臭豆腐吃出新花样
2   国台办:两岸应早日解决政治对立 实现台海持久和平
3   【中国风】鲁菜泰斗王义均:从小杂工到一代宗师
4   【津云微视】献礼两会 歌唱祖国 津城百姓向祖国献上真
5   【津云微视】献礼两会 歌唱祖国 津城百姓向祖国献上真
6   中国两会专题
7   2019台北书展开幕 金庸茶馆再现大师经典
更多+
更多+
更多+
 
关于媒体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媒体广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