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加网 >> 你的故事
她是首位获得加拿大勋章的华裔
    2018/07/03 01:07    王燕云

  一九七六年,在满山遍野枫红浸染的季节,加拿大联邦政府举行颁授当年度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的仪式。当国会山的会议大厅响起林黄彩珍(Jean Lumb)的名子时,一位身着绣有鲜红牡丹花礼服的中年妇女从第一排的座位上站起身来,全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了这位唯一黄皮肤的华裔女性身上。伴随着热烈的掌声,总督在她胸前佩戴上了这枚象征着国家最高荣誉的勋章。

  林黄彩珍哭了,晶莹的泪水止不住地滚落下来,似乎在洗刷着华裔在加拿大几十年所遭受的耻辱。她在心底里呼唤:我们华裔终於可以平等地在移居国摘取国家的荣誉。她深知这枚勋章的重量,当二十三年後又是枫红浸染的季节,在向记者叙述这段往事的时候,林黄彩珍依然深情地说,我虽然是第一个获得这枚勋章的华裔,但她却凝聚了所有华裔在加拿大奋斗的心血。

  林黄彩珍是位杰出的华裔女性,在她非凡传奇的一生经历中,以勤劳和智慧在加拿大创造了许多第一的历史,赢得了社会的尊重和爱戴。在林黄彩珍紧邻唐人街的家中采访时,她已年届八十高龄,但依然身板儿硬朗,思维敏捷。随着老人的回忆,我们追踪着她的成长岁月。

  一九一九年七月,林黄彩珍出生于卑诗省的纳奈莫(Nanaimo)小镇,在十二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六。她说,那个年代华人在加拿大几乎都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在单身男人的社会,有这样一个华人的大家庭,极其罕见。

  她告诉记者,华人早于加拿大立国时就已来到加拿大谋生。据史料记载,一七八八年,有六十六名广东劳工从澳门乘船抵达温哥华,在温哥华岛的努特卡湾(Nootka Sound),修造了北美第一艘四十吨的“西北美洲”号三桅大帆船,这是华人在加拿大的最早记录。以后陆续有更多的华人来加拿大淘金筑路。

  一八七一年,加拿大首任总理麦克唐纳(John Alexander Macdonald)为了将加拿大东西两岸领土连在一起,决定仿照美国兴建一条东起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的哈利法斯(Halifax),西至卑诗省的温哥华(Vancouver)的太平洋铁路,这是连接加拿大国家统一的大铁路,其中有300英里的路段要穿过险峻的落矶山脉,这段最危险的工程白人不愿意去冒险,铁路承包商先后从中国广东四邑地区和美国招募了17000名华工。在荒山野岭修筑铁路,要忍受恶劣的气候和艰苦的环境,最危险的工作由华工承担,开山穿洞,他们要坐在竹篮里,从山腰吊下,凿出石洞,再以炸药开辟隧道,因为悬崖峭壁,很多时候走避不及,活活被炸死。当地华人说: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每一英里路轨下面就掩埋着四名华工先民的尸骨。

  一八八五年十一月,横跨加拿大东西两岸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建成,写下了加拿大交通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也写下了华人对加拿大立国的最重大贡献。林黄彩珍说,铁路竣工後,加拿大不再需要华工,这些华人便被解雇,许多人无奈地返回家乡,留下的也饱受屈辱,躲在唐人街从事低下的苦力工作。更不人道的是,政府不给他们办理夫妻团聚,即使办也要抽人头税,从五十加元一路加到五百加元,还规定不准华人配偶及任何中国女性来加拿大,并在一九二三年停征“人头税”后,又实施了《排华法案》,完全禁止华人来加拿大。直到二战後,加拿大的华人社区仍是一个单身男子的社会。

  林黄彩珍说,他的父亲是在一八九九年交了五十加元的人头税后,从中国广东来到加拿大。十九世纪末的中国病入膏肓,帝国主义列强瓜分掠夺,政府腐败,民不聊生。为了摆脱贫困寻条生路,林黄彩珍的父亲和很多同乡一样背井离乡,抛下妻儿只身来加拿大闯荡。他在当地一位白人家的农场种田,饲养牲畜。他的勤奋与能干,深获雇主的信任,五年后雇主协助他将妻子和六岁的长子申请来加拿大团聚。于是,才有了她们这样一家令人羡慕的大家庭。

  三十年代,加拿大经历了大萧条时期,到处是失业的人潮,林黄彩珍的父亲亦走进失业大军的行列。失业後,他开了间水果店和有一百个房间的旅店,旅店住满了失业的人却没人交房租,两年後不得不停业,仅靠水果店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十二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还不能替父母分担生计,生活十分艰难。林黄彩珍说,那时候家境虽然贫寒,但是一家人能聚首一堂,父母享受着大家庭的温馨快乐。父亲经常对孩子们说,世界上最宝贵的是家庭。父母对家庭的珍视,给林黄彩珍幼小的心灵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为她长大后致力争取修改移民法埋下了种子。

  在饱受歧视和冷眼的环境中生存,林黄彩珍永远忘不了华裔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上学她不能和白人同校,她只能就读于有原住民、华人、日本人、黑人等种族隔离的印第安人学校,一至六年级的学生挤在同一间教室,由同一位老师同时授课。每天上学路过白人的学校时,还要受那些孩子们的嘲笑侮辱。她不明白,华人用生命铸就了太平洋铁路最险恶的工程,维护了加拿大国家的统一,为什么却倍受歧视;他们无法与妻小团聚,披星戴月辛勤劳作,为什么挣得工钱比别人低;为什么华人不能做生意,不能当律师,不能行医;为什么华人不能入籍,不能有选举权……

  年幼的林黄彩珍不理解华人在这个社会为什么抬不起头来?她拼命读书,立志冲破樊篱,长大了去改变这个现状。她从小就富有爱心和牺牲精神。她十二岁时,父亲说家里实在没有钱再供她继续读书了,她伤心地哭了。她理解父母含辛茹苦,拼死拼活要养活这个大家庭的不容易,父亲最大的心愿是要在十二个孩子中供出一个大学生来。她羡慕哥哥得到了这个机会,也愿意为哥哥读书出份力,她辍学在父亲的水果店帮助打理生意,晚上用哥哥的课本继续学业。

  十六岁时,她带着八岁的妹妹第一次离开温哥华的家,坐了四天四夜的火车来到安省的Sudbury,帮助出嫁的姐姐料理杂货店的生意。十七岁时,她向亲戚借了两百元在多伦多的登打士西街(Dundas Street West)开了自己的水果店。从小在父亲的店里帮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林黄彩珍的水果店办得红红火火的,很快她就有能力将全家人接到多伦多,一家人又团聚在了一起。二十岁时,林黄彩珍出落得亭亭玉立,经媒人撮合她嫁给了也做水果店生意的林进宁。林进宁十二岁时在支付了五百加元的“人头税”后,从老家台山来到加拿大。由于丈夫是中国籍,林黄彩珍虽然是在加拿大出生,却被迫丧失了加拿大国籍,被划归为“外籍”人士,但这并未影响他们夫妇相爱。出嫁时,林黄彩珍坚持要到教堂举行婚礼,华人在多伦多当地教堂举行婚礼,他们是第一对儿,隆重的婚礼吸引了许多人。

  婚後,林黄彩珍忙大家,顾小家,但她念念不忘儿时的宿愿。她和丈夫并肩活跃于社区,向世俗挑战。多伦多市当时只有十多户华人家庭,华人女性更少,一切活动以男性为主导。林黄彩珍立志改变这一状况,巾帼不让须眉。在侨联剧社演出中国传统剧目,先生扮花旦,她演没人愿意扮的坏角儿。她组建起安省华人妇女会,亲任会长二十五年;创建中文学校、儿童中心、舞蹈团,推广中国传统文化。率真的性格和热情的投入,使她在侨社享有很高的声望。

  一九四七年,林黄彩珍做为唯一的女性,和来自全加拿大的二十位华人代表一起组团到首都渥太华会见总理迪恩贝可,要求政府废除和修改歧视华人的移民法,使华人家眷能来加与家人团聚。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她坐在总理的身边,总理因为左边耳朵听不清楚团长的发言,就让她重复。林黄彩珍趁机将早已背熟的请愿信直接讲给总理听。会後,大家都夸她立了大功。政府放宽了家庭团聚的条件,看到许多家庭团聚在枫叶国,唐人街不再是单身男人的华社,林黄彩珍由衷地感到欣慰。她说,促使政府修改移民法,是她人生中获得最成功的一件事。从那天起,她被公认为华人社区的非正式发言人。

  一九五九年,林黄彩珍夫妇在当时的华埠126 Elizabeth Street开设广州酒家,第一个从香港请来点心师傅,在多伦多的餐饮业推广粤式点心,深受食客的欢迎,广州酒家在当时成为政要、媒体、商界和社区领袖谈论华人事务的相聚点。

  六十年代末,一些商人以多伦多市政府在唐人街周边兴建市政大楼和广场之名,打算拆除多伦多的唐人街,林黄彩珍担任拯救唐人街委员会主席,领导华人社区四十多个团体的代表向市政府陈情,让市政府知道唐人街对华人社区与当地社会的重要性,促成了多伦多市议会撤销清拆唐人街的计划,成功保留下来的多伦多唐人街,现在已建设成为北美最大的唐人街。在保卫唐人街的运动中,林黄彩珍还先后到温哥华、卡尔加里等地游说,成为保卫唐人街活动中的唯一女性。

  林黄彩珍积极组织参与华人社区的活动,同时还在主流社会的活动中奉献爱心,惠仁医院、耆老中心、西乃山医院、大学校舍募捐筹款和落成典礼等活动都能看到她的身影,成为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同政府沟通的桥梁,华人社区同其他社区联络的一条重要纽带。

  多年来对社会的无私奉献,林黄彩珍获得了很多荣誉:她是第一位获得餐饮业杰出成就奖的华人女性及餐饮业人士,英国女皇银禧奖、总督奖、多伦多市荣誉奖章等等奖章、奖牌挂满了整整一面墙。在1976年,她更成为首位获得加拿大国家勋章(Order of Canada)的华人,在她获颁授勋章的当天,她的长子考取了律师执照。

  林黄彩珍坚持多年无私奉献社会,成为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先后担任过医院Women’s College Hospital董事局主席、安省咨询委员会Ontario Advisory Council多元文化事务委员,以及十多个安省社区组织的总监、主席,1994年被任命为公民法官。她也是一位好妻子、好母亲,她的六个儿女全部受过高等教育,成为专业人才。她年事已高,仍坚持为社会尽力。她将亲身的经历编写成书,希望华裔子女珍视今天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她设立“林黄彩珍”奖学金,以筹款晚宴的形式筹资颁赠奖学金给品学兼优的华裔子女,鼓励他们积极向上,为加拿大社会做贡献。

  林黄彩珍是一位普通的华裔女性,她以自身努力写下的故事,让西方社会看懂了华人女性的自强、自爱、自尊,赢得了社会的尊重。

  采访札记:文章发表于一九九九年秋季,这是移居加拿大重启“握笔探人生”生涯后,采写的第一位在当地出生的华人女性。老人端庄慈祥的仪态,清晰睿智的谈吐,中西文化素养交融的性格特征,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老人年事已高,却坚持独自住在紧邻唐人街的一幢公寓大楼里。她说,我生在唐人街,长在唐人街,一生都在为唐人街的大事、小事操劳,唐人街守望相助,是华人在海外的家,我离不开它。听老人说这番话,一股暖流在心头涌动。移民初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当所有的一切还都无处安放的时候,家是最不能触碰的字眼儿。我理解了林黄彩珍老人对唐人街的这份钟情,对争取华人社会尊严,对维系唐人街大家庭的一生执著。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在社区活动中与林黄彩珍老人见面,参加她的奖学金颁赠晚会,与老人一起在加拿大国庆日向铁路华工先侨献花……从心底里敬重这位在加拿大享有崇高尊严的华人母亲。

2002年7月17日,林黄彩珍长眠于生长于斯的加拿大,享年83岁。同年,获颁英国女皇金禧奖。
2016年4月,在多伦多最早的唐人街旧址,林黄彩珍生前率众抗争保存下的华埠血脉所在地,竖起了林黄彩珍纪念牌匾,以表彰和纪念她对加拿大做出的贡献,这是安省文化遗产基金会首次为华裔设立的牌匾。林黄彩珍的大女儿陈林瑞玲,从小受父母的影响,激励她研究撰写多伦多华人社区专著,已出版了《1987年以来的多伦多华人》、《多伦多的华人社会》等7本多伦多华人社会的著作。


更多+
1   法国厨子在中国:臭豆腐吃出新花样
2   国台办:两岸应早日解决政治对立 实现台海持久和平
3   【中国风】鲁菜泰斗王义均:从小杂工到一代宗师
4   【津云微视】献礼两会 歌唱祖国 津城百姓向祖国献上真
5   【津云微视】献礼两会 歌唱祖国 津城百姓向祖国献上真
6   中国两会专题
7   2019台北书展开幕 金庸茶馆再现大师经典
更多+
更多+
更多+
 
关于媒体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媒体广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